51求医网
快捷就医:咨询预约 网上挂号 其他
51求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心律不齐 >

孕妇请求剖腹产遭医院拒绝致新生儿产后窒息死亡

时间:2018-11-05 10:04来源:网络整理作者:admin点击:

11月22日,宁乡县人民医院,张晓兵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神情十分憔悴。傅聪 摄

红网11月23日报道 半个月前,本报报道了一新生儿在宁乡县人民医院出生不到半个小时后离奇死亡的事件(详见11月5日A12版),事后,家属与院方互推责任,一直未果。日前,家属拿到了由湘雅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学鉴定书,证实孩子死于重度窒息。但此事余波未息,11月22日上午,另一位母亲又给本报打进热线,称她的孩子也在同一医院、同一原因被确认窒息死亡。

新闻回放

儿子出生后离奇死亡

死因查明系重度窒息

24岁的谢尧环10月20日凌晨一点入住宁乡县人民医院产科,第二天下午两点家属多次要求剖腹产未果,晚上7点45分负责医生张主任打车赶回医院紧急手术,8点20分诞下一6.5斤重男胎,15分钟后死亡。当时,家属索赔20万,认为院方延误时间致使胎儿头卡在阴道内时间过长死亡。院方则认为医院毫无责任,“官方通稿”称“胎儿在产程中病情变化及死亡与医疗过程无直接因果关系。”

11月17日,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作出《法医学鉴定书》:认定死亡原因符合新生儿重度窒息的特点。据悉,目前谢尧环正在准备诉状,欲将宁乡县人民医院作为被告诉上法庭。

【事件】

新生儿产后窒息死亡

11月22日,记者在宁乡县人民医院产科三病室见到了打进热线的张晓兵,她睁着红肿的眼睛躺在病床上,静静地注视着邻床的孩子发呆,泪水不时地从她的眼角滑落。

今年27岁的张晓兵和丈夫以前都在外地打工,今年3月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便和丈夫回到了宁乡家中休养,准备生育。 她说:“9月2日,我在县人民医院做四维彩超时,我和孩子都一切正常。11月16日中午,因为下腹胀痛被送到医院。”

张晓兵的丈夫张伟讲述了事发的经过:当天下午3点钟的检查都是一切正常的,“我老婆随后被送进了预产房。我们本要求剖腹产,但医生建议顺产并要我们签一份‘强烈要求顺产协议’。但到了6点钟还是生不下来,我们坚持要剖腹产,又签了一份‘剖腹产协议’,但是没有手术,连着打了两针催生针孩子还是生不下来”。

张伟说:“到了晚上8点多钟,孩子的心率已经不行了,一个叫张主任从外面赶来实施紧急剖宫产手术,9点半,孩子生下来心律不齐,没什么呼吸,抢救到晚上12点送到省儿童医院,凌晨3点多被省儿童医院确诊该男婴因窒息严重,脑缺氧死亡。”

【处理】

医院赔付2.2万,住院费仍要出

分娩的疼痛和失去儿子的撕心裂肺让张晓兵刻骨铭心。她含着泪水对记者说:“我们早就给他取好了名字叫张宇然,那是他家族的辈分,希望他健康的成长。”

孩子死亡后,家属、村干部、司法所、卫生局都来了。老实巴交的张伟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干部”,他说:“他们都说人都已经死了,你就这样算了吧。”11月18日,张伟和院方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家属自愿放弃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自愿放弃婴儿尸体解剖,甲方一次性支付乙方人民币2.2万元整,乙方产妇住院费如实结算。双方就此事不再提出异议。

22日上午10点,张伟正在为妻子收拾东西准备出院,他的朋友严先生说:“刚刚5个保安围着他结算住院费,他的老婆一直哭着不肯给,但是没用。”

院方回应

一月内两新生儿死亡,院方如何看待?

医院:我们很痛心,也会反思、总结

二十多天前,一新生儿在宁乡县人民医院出生不到半个小时后离奇死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一个新生儿以相似的原因离开这个世界。这是偶然吗?记者决定去院办公楼了解院方对两起事件的看法。

面对记者的采访,该医院成宇锋副院长没有谈及生产的细节,她说:“近5年来,我们医院都未接连发生这样的事件,对此我表示遗憾,医生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但是我们的医疗人员都是有合法资质的,实习生不能单独执业。任何医院都不能避免医疗事故。张伟的孩子我们已经达成协议,另一个孩子的事我们也愿意按照程序,依法依规该承担多少责任医院绝不推脱。我们很痛心,但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走,我们也会反思、总结。”

部门说法

医院为何迟迟不做剖腹产手术?

卫生局:剖腹产有比例控制

为何两起事件,家属多次要求剖腹产而迟迟未能手术?这频发的新生儿死亡事件卫生主管部门又是何种态度?记者走访了宁乡县卫生局。 业务科陈主任告诉记者:“卫生部对剖腹产和平产确实有比例规定,宁乡县规定剖腹产比例应控制在35%以内。这将作为医院评优评先的一项考核指标。”针对这两起事件,陈主任说:“我们暂时作为医患纠纷处理。但如果确认为医疗事故。我们将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执业医师法》等相关规章制度,对医院、主要责任人、间接领导责任人处以相应的行政处罚。”

相关诊疗医院